踩雷、清盘、高管动荡 中信建投基金临多事之冬

踩雷、清盘、高管动荡 中信建投基金临多事之冬

本报记者/任威/夏欣/上海报道

近日,因一则裁判文书的披露,中信建投基金踩雷“14富贵鸟”债券之事浮出水面。

中信建投基金认为,毕马威事务所作为涉案债券及发行人的审计机构,对于其制作、出具的相关信息披露文件中存在的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足以影响投资人对发行人偿债能力判断的,应当对投资者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向毕马威事务所索赔3600万元以及资金利息。

不过上述裁判文书仅包括,毕马威提出的管辖权异议的裁决。目前来看,中信建投基金追偿毕马威事务所结果尚不明朗。

济安金信研究员程颖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基金公司产品踩雷,确实说明基金公司和基金经理在投资过程中的风控存在不足。因为很多公司在违约之前其实已经有很多不合理的情况,即使毕马威事务所出具的相关信息披露文件中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基金公司和基金经理也应通过公司的财务报表、经营状况等衡量公司所发行债券的风险。完善的风控体系理论上是可以规避有明显瑕疵、违约风险过大的标的的。

资管计划踩雷

事件还要追溯到6年前,2015年4月22日,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于上交所发行“14富贵鸟“,并于2015年6月2日起在上交所挂牌交易。

中信建投基金表示,涉案债券的募集说明书以及2015年年度报告(含审计报告)中对于发行人的财务状况都进行了相关披露,其中账面权利未受限制的货币资金、银行理财产品及定存合计的2012年至2015年年末期间主业经营产生的净现金流量分别是4.2204亿元、0.317854亿元、7.5647亿元以及1.8366亿元。前述公开披露的发行人财务数据都是经毕马威事务所审计后发布的。

正是基于对上述公告信息中财务数据的信任,中信建投基金通过所管理的多只资管计划累计购买了33.9万张涉案债券。然而,经证监会调查发现,发行人在上述债券发行和存续期间所披露的财务信息不实,而毕马威事务所作为发行人的审计机构,对发行人2014年和2015年债券财务报告审计项目中存在违反会计准则及债券发行相关法律规定的行为,未如实披露发行人合计超过10亿元的定期存款存在担保或其他使用限制的情况。

经法院破产清算,中信建投基金所确认债权金额合计为3679万元(36787681.15元),但仅获分配款项合计67万元(665709.89元),损失超过3600万元(36121971.26元),清偿率未超过2%。

然而,债券发行人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已于2018年7月26日进入破产程序,并于2019年8月23日宣告破产。

中信建投基金表示,毕马威事务所作为涉案债券及发行人的审计机构,对于其制作、出具的相关信息披露文件中存在的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足以影响投资人对发行人偿债能力判断的,应当对投资者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因此,中信建投基金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判令毕马威事务所赔偿公司投资损失3600万元(36121971.26元)以及损失利息等。

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资产管理法律事务部主任刘战尧表示,从中信建投基金踩雷事件可以看出,该公司在做出一项投资决策时没有深入地进行研究,而只是单纯地依靠第三方的中介服务机构做出的报表和相关的材料去分析来做出投资决策,这就容易导致对于这种产业领域专业性较强的非系统性风险把控不到位,导致踩雷。另一方面也反映出中信建投基金在投资之后也没有及时地追踪跟进已投资债券的情况,未能及时止损。

“一般来说,基金管理人在债券投资上应该更好地做好事前防范,做好风控措施,及时识别出风险较大的债券,规避损失。当违约发生后,想要挽回损失确实比较受限,一般都会采取诉讼或者处置抵押物的方式解决。”程颖表示,由于存在诉讼周期及法院判决后的执行周期,购买了上述产品的投资者想要减少损失就需要等待诉讼及判决的执行,对投资者流动性存在影响。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我国有多项法律法规在债券违约追偿方面有明确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中明确规定基金专户踩雷后可以请求相关的虚假陈述行为人,包括专业中介服务机构、信息披露义务人及参与虚假陈述的债券发行主体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

因此刘战尧分析,“基金专户踩雷后不仅可以追究相关责任主体的民事责任,情节严重时还可以直接向公安机关报案,追究相关责任人的刑事责任。若债券发行主体存在虚假陈述行为,则权利人也是可以依据上述法律法规向其追偿的。”

高管变更频繁

除上述资管计划踩雷外,中信建投基金亦是流年不利,基金产品惨遭清盘,高管变动十分频繁。

2021年1月4日,中信建投稳瑞定期开放债券基金清算报告显示,根据《基金合同》相关约定,该基金已触发《基金合同》中约定的本基金终止条款。

程颖向记者解释,“该基金清盘直接原因为基金资产净值低于合同限制。近一年权益市场表现较好,权益类基金受到投资者追捧,可能会存在部分投资者赎回固定收益类基金。”

此外,中信建投基金还有不少迷你基金,或也面临清盘风险。Wind数据显示,中信建投稳利A/C规模为0.5亿元、中信建投睿溢A/C规模为0.14亿元、中信建投聚利规模为0.71亿元。

屋漏偏逢连夜雨,中信建投基金的高管层在过去的一年还经历了频繁的变更,公司两位副总经理和总经理因各种原因相继离任。

2020年末,中信建投基金发布高级管理人员变更公告,袁野因个人原因离任基金管理人常务副总经理,离任日期为2020年12月30日。

2020年6月2日,中信建投基金发布高级管理人员变更公告,周建萍因法定退休离任副总经理,离任日期为2020年5月31日。

5月23日,中信建投基金发布公告称,公司总经理邱黎强因工作安排于5月22日离任,不再转任公司其他工作岗位。其后不到一个月,总经理金强正式上任。

金强上任后,对于公司产品是否作出了加强风控管理的举措以及上述追偿“14富贵鸟”债券等诸多问题,记者向中信建投基金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