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被逼迫签下回购协议!投行人士:附带个人回购是常态

“也许是史上能量最正、心态最阳光的创业失败者和顽固还债者。”

4月15日,罗永浩回应了再被强制执行一事,并发表了一篇900字的微博,调侃目前遭遇的窘境。14日,罗永浩再次曝出被法院强制执行,执行标的达1016.2万元。(详见本报昨日文章:又多了1000万债务!罗永浩再成被执行人,公司回应:他正在努力挣钱)

罗永浩称,近期将发生一起锤子科技相关的法院强制执行,此事与锤子科技的一位投资者有关。这位投资者在锤子科技融资关键阶段,以不签字影响融资为手段逼迫自己签署强制回购协议。

罗永浩透露,近期该案最终判决将出炉,他一定会支付回购资金。

来源:罗永浩微博截图

对于罗永浩的自曝,资深投行人士并不认同。该人士指出,当时锤子科技融资已进入后期成熟阶段,投资人出于保障利益要求签署回购是常态行为。

回购协议陷争议

“近期即将发生的一起锤子科技相关的法院强制执行,来自锤子科技的某一个投资者。该机构在2017年锤子科技的融资过程中,在所有其他投资者都已签字并焦急等待救命投资款到账时,恶意拒绝签字,非常下作地在公司生死存亡之际,乘人之危,逼迫我个人签署强制回购股份的协议。”罗永浩在文中写道。

一位认证为数码博主的网友质疑罗永浩的说法,称实控人的兜底回购条款是投资领域的普通设计,聘请律师审核协议,没有设置上述条款反而算是工作失误。

罗永浩所在的交个朋友公司相关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2019年,罗永浩的朋友周力(化名)想和罗永浩合作,周力提出自费承接上述 “负债”。对方也找到周力,商量了最终的折扣数额,口头达成了和解。于是周力开始筹钱,这个过程中,罗永浩启动了直播带货。

“对方看到直播带货风生水起,又推翻了之前的口头协议,拒绝签署最终的和解协议,改走司法程序,想连本带利拿到更多钱。”交个朋友相关人士介绍,罗永浩虽然同意支付这笔钱,但考虑到债务优先级,他会在所有其他的债务全部还清之后再支付。

但资深投行人士苏斌(化名)并不认可罗永浩的看法。“2017年,锤子科技已经进入了比较成熟的后期阶段,这一轮的投资人大都出手极重。在这种阶段,创始人个人不签回购,以目前的市场现状来看,大量损害投资人利益的情形才是主流,所以后期融资附带个人回购是常态。”苏斌强调,“不签回购的反而是少数,王思聪融资都签了个人连带责任,罗永浩凭什么认为自己的信用比王思聪高。”

罗永浩称,该案近期将公布最终裁决结果,他将对偿还作出相关安排。按照契约精神,这笔强制回购股份的钱他个人一定会出,毕竟是承诺。“出钱归出钱,事实归事实,届时我会公布该机构的名称。”

对于偿还顺序,罗永浩表示,从优先级上,前述1016万元执行标的,他一定会在所有其他债务全部还清之后最后支付,否则对真正意义上的债主们不公平。今年春节后,锤子科技历史债务还款的速度是每月1000多万元到2000多万元不等,预计年底前后能还完。

另类广告引关注

罗永浩表示,从法院强制执行令下达后,到还完所有债务和“债务”之前,近一年的时间里,他出差就不能再坐飞机或高铁,而目前每年平均商务差旅的飞行有100多次。“交个朋友科技公司要给我长租一辆房车供出差用,我觉得让公司负担这笔莫名其妙的支出有些不安。”

来源:罗永浩微博截图

为此,罗永浩在声明中“别开生面”地面向房车企业进行广告招商。“我本人的代言费只有一线大牌娱乐明星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但传播效果通常会好出几倍。我的特点是品销合一、服务尽责、口碑良好、价钱克己,还经常附送4A级别的一流广告创意和全套的新媒体推广资源,简单地说,就是一个‘宠甲方狂魔’。”

随后,上汽大通官微称愿为罗永浩打造专属5G网红直播车,而联动云租车称公司拥有2000辆房车可以支持。

来源:微博截图

编辑:王朱莹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